微信
手机版

夜郎社区/我们班男生下课就玩我

2020-07-31 20:26:21 栏目 : 最新文章 围观 :
夜郎社区,我们班男生下课就玩我

大殿之内,灯火通明,一路上从宫门口走到殿堂內,云笙都皱着眉,看着装饰得辉煌的殿堂,她禁有些不安。

"跪下。"权野将她带到殿堂中央,命令她下跪。

她踉踉跄跄的跪倒在地上。"权野,你先下去吧。"坐在堂上的男子开口说话道,然后他退去了正在歌舞的女子们,将视线转向堂下的女子。

一身白衣,头发轻轻绾起,低着头,却不失风韵,"叫什么名字?"他慵懒地问道。

"云笙。"云笙镇定自若地回答道。

"抬起头来。"

她闻声,然后慢慢抬起头望向殿堂上坐着的男人。她看不到他的脸,一个银色面具将他的脸刚好遮住。

只留下乌黑顺长的头发以及身穿黑色衣袍和拖到地上的长袍。他一只手托着头,仿佛在睡觉,但她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威慑力。

那个被人称为为凤朝立下汗马功劳却令人闻风丧胆的帝王,正坐在她面前,那个叫做凤朝倾的男人。

凤朝倾眯开眼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不禁皱皱眉,她盘起的头发下的碎发,脸上一红色印记深入他的眼。

那双血色眼眸柔弱中带着份坚定,他狭长的眼睛眯起来看着堂下下跪的女子,说:"为什么替别人来?我记得我点名要的人,不是你吧。"

"她受伤了,所以我替她来。"

"你和她素不相识,为何要替她来,多管闲事,嗯?"他的语气里透露着一份不屑。

"我本以采草药救人为生,这是身为我的职责,再者,我是一个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,早死也可以了却我的一桩心事。"

凤朝倾慢慢站了起来,走到她跟前,蹲下,用一只手捏住她的脸抬起,凑过去仔细嗅着"真香,和当年一个味道。"他自言自语道。

"咳咳。"云笙被他掐的喘不过气来。

"听着,云笙,这个世界除了我有这个资格,谁也动不了你,你也不能死听明白了吗!"他放开了他,隔着那张面具,云笙缓缓喘着气,面具下究竟是张怎样的脸,为何戴着面具?

云笙望着背过去的凤朝倾,她猜不透这个男人。

"来人,给她沐浴更衣,然后送到华笙殿去。"在他的命令下,几个年纪稍微大的女子将她带了下去。

躺在木桶里,旁边的老宫女慢慢给她擦拭着身体,云笙开口道:"老嬷嬷,你说我会死吗?"老宫女忽然笑了。

"姑娘啊,我觉得陛下对你有特殊的感情,我给很多女子都更衣沐浴过,从来没有哪一个女子能让权大人带到大殿去见陛下的,都是直接先送到我这里来,再直接送去陛下的寝殿的。

殿下临幸过的女子不会问其姓名,看其容颜,更不会和她多说一句话,你也不用叫我老嬷嬷,叫我华嬷嬷就好了。"

"华嬷嬷,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不幸之人吗?"她一脸茫然的问道。

"姑娘啊,没有绝对的不幸之人,不管怎么样,好好的过完每一天就好了,你要知道,在宫中,是个极其危险的地方,人人勾心斗角,为保自己而不择手段的活着。"华嬷嬷叹了口气说到。

"姑娘,你得活着,无论之前得你发生过让你痛苦绝望的事,但人活着,总会有希望。"华嬷嬷看着云笙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"我知道了,华嬷嬷。"

沐浴过后,她换了身白袍,光着脚,被送到了一个叫华笙殿的地方。

大殿上凤朝倾躺在座椅上闭着眼,脑子里满满都是她的画面。自从她进来的第一眼,那朵血色的海棠花就印入了他眼,他就注意到了她。

"云笙,云笙..."

没错,是她,他突然睁开眼,眼神变得犀利,不忘八年前的他正值二十几岁,当时年少意气风发的他,心爱女子被杀,自己逃脱敌军的追捕时,误入死地,正当他身负重伤的与敌人拼死拼活时,一个血色眼瞳,脸上有着海棠花的女子出现在他面前。

一样的眼神,一样的白衣令人惊叹的是她身旁围着一群狼,女子低声摸了摸其中一头为首的狼,示意了狼群便向敌军冲出去,敌军丢盔弃甲而逃。

他因伤势过重昏了过去,当他醒来他已经在一个山洞里,女子坐在他旁边熬着药,周围有一群狼群在鼾息。

"你没事吧?"见他醒来,她将药递了过去。"喝完这碗草药,你的伤口就会慢慢好的。"

她的手腕十分的纤细,手中端着一个瓷碗,语气淡淡的,但是听起来十分的舒服。

他怔了怔,这句你没事吧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,他也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。

"你叫什么名字,为何和狼群待在一起?"他疑惑地打量着这个女子,除了印记也算是长得清秀。

"我也不知道,从我忆事开始,就被狼群抚养大了,后来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,有户人家把我接去收养了,而我也时时会来看望这群把我养大的狼群,我叫云笙,公子怎么称呼?"

"叫我阿漠就好。"

他没说出他的真名,那段没回朝的日子,是他在心爱之人死后最快乐的日子。之后权野将他找到,他不得不离开。

"阿笙,我要走了。"狼崖山上,他和她并肩坐在上面。

"嗯,你该回去了,不然的家人会担心的。"

"阿笙,有没有想过走出这一片天,去另一个地方生活?"

"嗯,我觉得这个地方挺好的,有山有水,有一群通人性的狼群陪着我,还有收养我的村庄,还有狼崖山,只不过今后应该没有阿漠了。"

"阿笙,如果可以,我想陪你在狼崖山上看日出,但是...我不能,不过我们会在见面的,照顾好自己。"于是他随着权野离开了。

直到殿堂上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听到权野说,他将她带回了凤朝,直到她抬起头来的那一瞬间,他才确定,真的是她。

"我叫云笙。"

"云笙......真的是你,来人,摆驾华笙殿!"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