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手机版

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/被两个男人绑着轮流上

2020-05-09 20:23:04 栏目 : 最新文章 围观 :
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,被两个男人绑着轮流上

“嘶——”

火红的铁钳烧在叶凝雪背部的皮肤上,痛得她“啊”的一声惨叫起来,猛地从浴桶里站起来。

“去死吧,你这妖艳**!”

雪莲举着红火的铁钳,向叶凝雪的脸戳过去。

一只大手从雪莲身后把铁钳夺走,还没等她回头看清楚是谁,就被一脚跺在地上,断了肋骨。

“嘶——”

火钳极其残忍地戳穿雪莲的脖颈,她连声都哼不出,翻着白眼死了。

“死神?”

叶凝雪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戴着黑色面具,穿着黑衣的男人,极其震惊地叫。

“死神”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……

墨黑的头发,湿漉漉的搭在那如同凝滞白雪的肌肤上,面容清丽,身材饱满,长腿诱人……

“咕噜——”

他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吞口水声。

叶凝雪也听见了,方惊觉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,“啊”的一声,急忙把身子浸入水里。

刚烧伤的背部皮肤,被水一浸,痛得她又“啊”的一声站了起身,但是,看到“死神”那直直看着她的目光,又急忙“啊”的一声浸了进去,痛得她承受不住,昏迷了过去。

“死神”急忙上前,把她从浴桶里捞了出来,强忍着身体上的冲动和内心的杂念,把她用衣服包好,抱进她的房间里,放在床上。

“首领?”

凤三娘刚好进来,看到了他,微微的震惊。

“去把最好的金疮药拿来!”

男人哑声命令。

凤三娘匆忙去拿药过来,刚想要亲自给叶凝雪涂药,被男人伸手夺了过去,“柴房里有具尸体,你去处理一下!”

“是,老板。”

凤三娘急忙离开,走出门口,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她那高高在上的大首领,竟然很温柔地给叶凝雪涂药……

*

三楼,天字号房。

凤三娘轻敲两下门,得到里面的允许,收起了平时那种烟视媚行的姿态,神情肃穆正经推门进去。

穿着黑色锦衣,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,站在窗前,负着双手背对着她,黑眸一动不动地注视楼下那间小小的杂物房。

“首领——”

凤三娘单膝跪下,双手抱拳,面色严正说,“属下已经把柴房清理干净,已无后患。”

“嗯。”

面具男人转身,眸光冷厉地看着凤三娘,让她有几分发麻,急忙说,“首领,对不起,属下未能管理好怡红院,导致出现差错,甘愿被惩。”

“错不在你,无需受罚。”

面具男人沉声说。

“谢谢首领的宽容大量,请问首领,我以后该怎样对叶大小姐?”

凤三娘小心翼翼的问。

“除了生死,其他一切照旧。”

“继续让她做苦杂役?”

“嗯。”

“遵命,首领!”

“出去吧。”

“是,首领!”

凤三娘从房里退了出去,关上了门,摇着小香扇,恢复了那种烟花风尘气息媚笑着招呼客人,指挥姑娘们。

叶凝雪翻了一个身,背部剧痛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被烧伤的背部涂着膏药,散发出浓烈的药香。

她从床上坐起身,只是裹在身上的衣服脱落,让她的身子一凉,急忙扯上裹紧,脑海里突然想到在“死神”面前的尴尬。

“怎么又睡觉不干活?”

丑婆子从外面进来,看到她问。

“婆婆,我刚醒,我这被烧伤的地方好疼,你给我涂这药会不会无效?”

叶凝雪皱着眉头问。

“我刚去外面采购回来,并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事情,也没有帮你涂什么药。”

丑婆子疑惑的走了过来,“伤在哪里了?”

“不是你涂的药?”

叶凝雪诧异,竭力回忆,隐约记得自己在浴桶里痛得晕了过去,似乎有人把她抱起来的,之后就完全失去意识了。

抱她的人,不会是那个死神吧?

想到这里,她打了个激灵,又慌又羞。

“谁干的?”

丑婆子看到她背部的烧伤,怒了,“凤老板?”

“不是,是雪莲。”

叶凝雪突然又想起雪莲被那死神用烧火钳杀死在柴房里,心一紧,急忙穿衣下床,跑到旁边的柴房看。

柴房里并没有雪莲的尸体,也没有任何血迹,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。

如果不是背上烧伤的地方在疼痛,叶凝雪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。

“看,官家又送来了新的官妓,听说是原来大理寺少卿柳宗凉的女儿柳萱萱,柳宗凉涉及谋反,株连九族,男的充军,女的为妓。那个柳萱萱,以前不是女扮男装来过这里吗?”

叶凝雪正要上二楼看看雪莲的情况,就听到前面有两个丫鬟在指指点点,顺着她们的目光看过去,果然看到柳萱萱被两个官差押了进来。

凤三娘从官差手里接过文书,笑嘻嘻的对官差说,“辛苦官大爷了,柳姑娘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那两个官差从她的手里接过银两,把柳萱萱脖颈上的枷锁打开,对凤三娘说,“人交给你了,你们看好。”

“我不要做伎女,我不要做伎女!”

柳萱萱一边哭叫着,一边把头往柱子上撞,被凤三娘的打手捉住。

“把她带上雪莲的房间。”

凤三娘对那两个打手说,“不择手段驯服她,直到她心甘情愿为妓。”

柳萱萱朝凤三娘哭叫,“我不要做伎女,我要和叶凝雪一样选择做杂役!”

“你没资格选择……”

凤三娘冷冷的说,“毕竟你比她贱。”

柳萱萱在哀嚎中被那两个打手关进雪莲的房里,那两个打手在里面很久方出来,出来的时候,一脸的满足,任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“阿叶,跟我来!”

凤三娘摇着小香扇对叶凝雪说。

叶凝雪跟着她进入雪莲的房间,柳萱萱衣衫不整,目光涣散的被捆在床上,身下血迹斑斑。

“你把这里清理干净,方便柳姑娘以后居住,不得马虎。”

凤三娘对叶凝雪说。

叶凝雪赶紧默默打扫,心里暗自庆幸凤三娘没用这个手段逼迫她,但是,雪莲呢?

为什么这里死一个人都可以没有任何声息?

也不知道凤三娘采取了什么办法,第二天,柳萱萱就开始像没事一样,和其他姑娘一起,媚笑着揽客。

柳萱萱长得漂亮,原来又是官家小姐,不少登徒浪子闻风而来,让她由早到晚忙个不停,下床都要人扶了。

“三娘,我要叶凝雪做我的服侍丫鬟。”

成为怡红院当头红牌的柳萱萱向凤三娘提出要求。

小说《侯门福妻不下堂》 第11章 你没资格选择…… 试读结束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