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手机版

卯月麻衣/男主睡觉还在女主体内走路

2020-05-13 20:34:38 栏目 : 社会奇闻 围观 :
卯月麻衣,男主睡觉还在女主体内走路

白晚舟嘴角抽了抽,赖嬷嬷确实算得一个可敬的老太太,但让她以王妃之尊跪一个乳母,这比打她的脸还要诛心。

白晚舟昂了昂纤细的脖子,“嬷嬷若不治,我自会诚心替她烧几炷香,但此刻没有跪她的道理。”

南宫丞怒从心来,“你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对吧?”

白晚舟的骄傲不允许她和这么一个失去理智的人多言,“随你怎么想。”

南宫丞额角青筋跳动,看了阿朗一眼,“让她跪。”

阿朗走到白晚舟身后,“王妃,失礼了。”说罢,便提棍敲向白晚舟的两个膝盖弯。

白晚舟吃痛,扑通一声就跪下去了。

新痛旧伤加到一起,白晚舟眼窝不受控制的热了起来,滚烫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来,下一秒,她就趁着夜色拭去痕迹,不在这种是非不分的脑残面前流泪,是她做人的原则。

阿朗看她这般倔强,不由动容,弯腰悄悄在她耳边道,“嬷嬷情况不妙,王爷心里难受,王妃今晚千万别和他硬碰硬。”

白晚舟没有理会阿朗,只是静静地扶着双膝,用尽全身力气盯着眼前的地面,以防体力不支晕倒,只是不管她怎么努力,那几块地砖还是高高矮矮,起起伏伏,仿佛面捏的一般不停旋转。

里头赵二家的斗胆向南宫丞劝说道,“王爷,嬷嬷这架势不对,您看要不要备备,一来冲一冲,二来也防不测啊!”

南宫丞沉吟良久,“备着吧。”

说完,终是不忍继续看赖嬷嬷被痛苦折磨的样子,嘱咐阿朗好生照料,便离开了。

此时已是下半夜,更深露重,小院中寒风习习,十分冷冽,白晚舟刚刚退下去的高烧又起来了,被风一吹,就打起了摆子。

阿朗见状,支开赵二家的和几个婆子,对白晚舟道,“王妃,外头风大,您到里面跪着吧。”

白晚舟抬眸看了阿朗一眼,“谢谢。”

阿朗怔了怔,印象中,王妃可不是这么有礼貌的人。

白晚舟挣扎着起身,不料身子绵软,双膝也麻了,还没站起来就趔趄着摔了回去,幸好阿朗眼疾手快扶住了,否则额头都要磕破。

屋内烧了碳炉,很是暖和,却也烘得血腥气和膏药味更浓了,白晚舟嗅了嗅,喃喃道,“细辛,虎骨……伤的是动脉,又不是骨骼,怎么能用这些……”

“王妃,您说什么?”阿朗看着白晚舟两颊烧得通红,以为她在说胡话。

白晚舟摇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眼睛却向床上的赖嬷嬷打量了去,只见她面色是病态的苍白,仔细看,会发现她的身体也在微颤,是病危的症状。

太医给她用错了药,伤口肯定感染了,若有上好的抗生素,再加上补液治疗,也许还能捡回一条命。

阿朗找了个垫子放在地上,“爷让您跪,属下也没办法,王妃委屈些吧。”

白晚舟还是淡淡一句谢谢,便跪到了垫子上。

跪下去的一瞬间,只觉腰间一硬,似乎多了什么东西,伸手一摸,竟是药箱。

白晚舟的心突突跳了起来,这药箱,竟会随心而动?

刚才她只是想着有药也许能救赖嬷嬷,没想到它就出现了!

只是不知里面的药有没有更新,阿朗在,她不敢贸然打开来看。

咬了咬唇,白晚舟决定试试运气,“朗侍卫,我难受得紧,你能不能去驻府大夫那里讨些退热药来?否则我也跪不住,王爷知道了,还是要生气。”

阿朗看看赖嬷嬷,再看看白晚舟,有些犹豫,虽然同情白晚舟此刻遭遇,但毕竟大家都说赖嬷嬷是王妃害成这样的,他不放心把赖嬷嬷丢给她一个人。

白晚舟猜出他在想什么,道,“赖嬷嬷已经这样了,我就算想害她,也无从害起。倒是我这条命,若在王府折腾没了,只怕王爷跟皇上和我大哥都不容易交代。”

阿朗低头沉思片刻,觉得白晚舟说得很有道理,王爷因悲痛失去理智,他不能也跟着糊涂,“属下去给王妃拿药,王妃……还请照看着些嬷嬷。”

“嗯。”

白晚舟只淡淡应了一声,听得阿朗心里毛毛的,也不知该不该相信她。

只是他想着自己腿脚快,去驻府大夫那边一趟也不要多久,白晚舟就是想整幺蛾子怕也来不及,便拔脚往外跑去。

阿朗一走,白晚舟立即起身打开药箱,让她失望的是,药箱并没有更新,还是刚才她用剩的那些药。

不过这些药也是赖嬷嬷用得上的,只是口服药效果比较慢,不知能不能从死神手里把赖嬷嬷抢回来。

不管药有没有用,第一步,还是要把伤口重新清理一下。

房门被南宫丞震烂了,没法上栓,白晚舟不知能不能在阿朗回来之前弄好一切,不由也有些犹豫。

这里的人,一个个不识好歹,做了好事从不会得到好报,只会换来一顿毒打。

就在白晚舟犹豫不决之际,赖嬷嬷突然醒了,只见她浑浊的老眼已经油尽灯枯,“王妃……王妃是来看老奴的吗?老奴是不是快不行了?”

白晚舟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醒来,不由怔了怔,还没想好说什么,赖嬷嬷又开口了,“王妃,当是老奴求求您,做好事结果了老奴吧,实在太疼了啊……老奴想体体面面的去,不想这般没有尊严的活……”

听到赖嬷嬷这样说,白晚舟打消了所有犹豫。

医者仁心,悬壶济世,是她刚考入医学院时的宣誓,如今怎么能因为处境艰难就忘记了自己的誓言?

“嬷嬷,你相信我吗?”

赖嬷嬷怔了怔,不明白白晚舟是何意。

白晚舟已经撕开了赖嬷嬷的裙裤,“你不用死,可以继续体面的活着,不过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,你得忍着些。”

说话间,白晚舟已经掀开了伤处的包扎。

药本就用得不对,伤口更是包扎得一塌糊涂,把白晚舟原本缝合好的伤口都弄得惨不忍睹。

白晚舟拿一团棉花沾了碘伏,对着伤口轻扫,把太医给的膏药一点点扫了下来,赖嬷嬷痛得冷汗直冒,竟是一声未吭。

人在绝望的时候,难免会想一死了之,可当有了生的希望时,谁都会死死抓住机会。

赖嬷嬷此刻便是求生欲极强,她辛苦了大半辈子,好容易熬出了头,南宫丞又肯孝顺她,哪里真甘心撒手西去,是以极度配合白晚舟。

只可惜没有止痛药,碘伏又有刺激性,偏赖嬷嬷此刻又清醒得很,这痛楚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住的。

白晚舟见她痛得汗水淋漓,卷了一块帕子塞到她口中,“等下我要彻底清洗你的伤口,会很痛,但你得忍住,切记不能叫出声,否则引来了人,我就不能继续救你了。”

赖嬷嬷昏迷时耳朵还能听见,大概也知道白晚舟为了救她颇吃了大亏,连忙垂着老泪点了点头。

伤口高度污染,白晚舟也不用棉花了,直接将瓶口对着伤口倒了下去。

碘伏接触到皮肉的一瞬间,赖嬷嬷还是忍不住吐了帕子叫出声来,“啊!痛啊!”

阿朗拿了药刚走进小院,听到这声音,魂都吓飞了,又悔又恨又愤,怎么能自作主张相信一个爷都不信任的女人!

飞快的跑进房间,只见赖嬷嬷面如金纸,仰着脖子昏死过去。

而那个女人,撕了赖嬷嬷的伤口,用一瓶黑乎乎的毒药浇了上去!

小说《绝世医妃:王爷,求和离》 第6章 再次施救 试读结束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