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手机版

新中国第一灵异事件,1953年水鬼大恐慌

2020-02-21 15:43:20 栏目 : 灵异事件 围观 :
上世纪50年代初,巨大的恐慌在山东南部、江苏、安徽、河南部分地区超过85个县市蔓延[1],上千万群众陷入了歇斯底里的惊颤。

据说,一种与当局有关的怪物某些地区称为「水鬼」,有些地方则称为「毛人」,会在黑夜中爬出幽暗的河水,悄然进入乡村和城镇,剜割人心、眼睛、女人的乳头和男人、尤其男童的卵蛋,受害者为剧烈的疼痛惊醒,然后惨嚎着死去。

「水鬼」最先出现于江苏中北部淮水流域[2],据「目击者」描述,这种东西呈人形,面青,长发披散,眼睛在夜间放射出诡怖的亮光,手上生有长长的体毛,穿着一种类似白大褂的东西,指甲长如利刃,坚逾铜铁,而步幅极大,「一步能跨过七个山芋沟子」[3]。每一入夜,这种东西湿淋淋的爬上岸来,像影子一样无声无息地渗入民居,用它长长的利爪挖心挖眼,攫取入睡者的乳头和睾丸。

1950年旧历新年前夕,李丙洪从家乡山东平邑(今属临沂市)前往邻县费县做买卖,在途中,他从旅人口中听到了一件令人悚惧的事情:那些旅人警告他,不要再往费县去了,那里已经被一种叫作「水鬼毛人」的怪物盘踞,很多人被怪物挖走了眼睛和内脏,或者被割下生殖器官而惨死,医院里全是血肉模糊的尸体。受到惊吓的李丙洪终止了自己的行程,打道回府后,他迫不及待的把这一谈资告诉了乡亲邻里。似乎是在印证李丙洪的说法,正月初五夜,李丙洪的家乡,平邑县大魏庄东方的天空,突然爆起一个明亮的火球。附近正在召开村民会议的花里庄乡民望之惊怖,以为是水鬼出现的先兆,群相惊扰。村支书强作镇静,他想起大多数怪物畏光的说法,拿出手枪向天开枪。枪声惊动了其他村子,弄明白开枪的原委后,因为担心水鬼被邻村赶到自己村来,所有村庄都开始放枪。于是,关于妖怪的恐慌,很轻易的传染了平邑县全境,并迅速深入人心[4]。

与历史上大多妖怪恐慌事件不同,上世纪50年代的水鬼事件,因1949年底毛泽东主席访问苏联,染上了政治色彩,而在民间出现了绝望的情绪。

1949年12月16日,毛泽东主席应邀前往莫斯科,出席斯大林七十寿辰庆祝活动,并与斯大林展开谈判。谈判过程历经曲折,耗时四个月之久,在此之前的旧中国,鲜见国家最高领导人如此长时间的出国访问。鼎革之初,人心尚未稳定的时期,这件异常的外交事件无疑可以成为民间谣言滋生的温床。

毛主席迟迟不归,1950年初,谣言出现了。

据尼山专区(今山东省济宁市和临沂市部分)公安系统的一份报告显示,境内泗水县等地有流言称:

毛主席在苏联谈判时,受到了不公正的刁难,苏方要求中国提供大量花生、花生油和小麦,以及五百万青年人;毛主席答应了粮食供给,但(经与国内贺龙等协商后)拒绝提供劳动力援助,于是遭苏联方面扣押,周总理不得不赶赴莫斯科谈判营救(1950年1月,按照毛主席指示,周恩来总理率中国代表团抵达莫斯科参与谈判)[5]。

流言在传播中,与「水鬼」传说融合,演变成了苏联要求中方提供大量的女人乳头和男性卵蛋,用来制造原子弹,毛主席因拒不答应而被扣押,最终中方默许苏联派出超自然的「水鬼」,自行收集原材料。

群众对于核武器的恐惧(广播收听和传言夸大)、领导人异常的外交行动、建国初的动荡环境以及「水鬼」传说杂糅出一种新型恐慌「水鬼」杀人,得到了当局允许。这样的恐慌其实是类似于集体创伤性应激障碍的惊悸,经历了漫长的战火灾荒洗劫,大乱初定后,民众的痛苦回溯、患得患失,以及对于新建立政权不能不保留的质疑。只是在信息闭塞的时代,阴差阳错,民众构想出了一种政府和超自然力量合围的形势,恐慌变成了绝望。

到1953年,「水鬼」采集人体器官的消息,已经从苏北一隅,流布到江苏、安徽两省大部,山东南部以及河南、湖北部分地区。集体的恐惧,使得六十年前的夜色沉重无比,在情绪最浓稠的地区,群众无法成眠,不得不集中宿寝,统一安排民兵站岗巡逻,盘查陌生行人。在安徽无为县(芜湖市),有群众前往邻乡拜年,因是陌生面孔,被岗哨阻拦抓捕,搜身、审问后遭到捆绑吊打,污蔑为「水鬼」;亦有群众因家中失火惊惶逃避,被抓捕搜身,在她的身上搜到了剪刀和针线,这本是当时女性最常用的工具,但在抓捕者和惊恐的群众眼中,日常工具变成了铰小儿卵蛋的法器[6]。在这样人人自危的环境里,一切风声鹤唳,皆成杯弓蛇影,有人因夜间到河边小便被当成水鬼,活活打死;有人在追逐疑似水鬼的火球的时候胡乱开枪,误杀同伴[7]

绝望之下,有群众开始放任自流,狂吃海喝,原本短缺的物资资源益发捉襟见肘。鲁中南区针对境内某村庄的通报称:

(大完义庄)一百七十户,妇女集体睡觉都点长夜灯,(每夜)全村共点油二十五斤;每晚夜间站岗不断吃东西,光猪肉就吃了一百八十多斤,烤柴一万四千斤,因站岗多吃的粮食未统计。另外张家庄子浪费的也很厉害(三天)点油三十五斤,烤柴八百斤,吃猪肉一百斤。杨玉振死了百余斤的一个驴,一晚上就吃光了[8]。

这样的情形,自然有干部试图出面阻止。但人心惶惶,群众的情绪很难安抚,干部强行干涉,反而不断激起干群冲突,惹出众怒,于是「水鬼」的真实身份,又变成了干部。一时流言纷纷,说干部们奉上峰命令,白天以干部面目示人,夜间变成水鬼,替苏联人搜集造核武器用的卵蛋。

1954年2月,安徽芜湖闸北乡治安主任带同三个基层干部深入乡下开展宣传工作,被群众捆绑吊打,群众找到四个干部家里,继而将其家人打成重伤,并焚烧家具;同月,公安局干部路过,被群众包围搜查,搜出枪起子、短刀和钥匙,暴怒的群众认为,刀是割卵蛋的工具,起子是挖眼睛的凶器。干部被脱掉衣物殴打,有干部的脊背被红缨枪贯穿以致重伤[9]据不完全统计,仅1953、1954两年,江苏省因「水鬼」事件伤亡者达849人,其中死亡35人,而讽刺的是,所有伤亡,无一例是为「水鬼」杀伤,皆为他杀、惊吓和误伤[10]。

1954年7月,大规模的妖魔传言终于引起公安部高度重视,对于持不满言论的群众和别有用心的反革命分子,分别采取教育和严惩的手段,对于部分罪大恶极的地主富农、阴阳先生、流氓分子,提请司法机关坚决处以死刑,并通过群众公开宣判执行[11]。

到1957年左右,谣言基本全部平息,全国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大跃进运动,「水鬼」如同干涸的淤泥,被掩埋在集体记忆的长草之中。

事实上,这次堪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「灵异」事件,既没有妖怪出现,更没有人丧命在妖怪手中,但仍然有逾千人伤亡。东中部五省,深陷莫可名状的恐惧中,在历史的记忆里留下了无法抹除的阴影。

谣言之祸,甚于妖魔。

相关文章